树犹如此

汉语言专业 假文学生 日常咸鱼待翻身

【十面埋伏】【BE】若即若离

一、
“添酒添酒!这么无趣?竟都是些陈年老旧的游戏。阿妈!阿妈!”
男子斜倚在褐色的台桌旁,淡蓝色的袍子快要化在乳白色的地面上,嬉笑的女子们安静下来。
“咚咚咚”脚步声越来越响,牡丹楼的阿妈比脚步声更急促的回应着:“来啦来啦!”。
“听说……出了个新头牌?何必躲着藏着?”
杯子一抬一倾,清酒沁入喉咙,带来丝丝快意,两锭银子抛在地上,阿妈笑的脸都皱在一起,全然不顾什么仪态,使劲弯腰去拢起银子
“嘿嘿嘿,谢公子慷慨,不过……还有一事,那女子身姿舞姿真是无人能及,可就是,不能开口说话。”
“呵,哦?那叫她换上男装舞一曲也不会有怨言咯?”
“换男装?这……”
不等话说完又几颗碎银滚落在地,
“嘿嘿嘿,公子稍等,马上就来。”
酒醉,终于等来鼓点声,从酒中微微撑开双眼,看见门口一袭紫色和着曲子的调偶尔闪过银光直指男子身后的屏风。男子皱眉
“紫色?”
又睁了睁眼,整个人翻坐起来,又摇摇头,笑笑,拿起酒壶自顾自的喝起来,不再理会舞者。
直至鼓声渐渐变成拂柳而过的微风似隐似无,大厅中归于平静,楼下的喧闹掺杂着脂粉味轻易的从珠帘外侵入,包围住这里的暂时安静。
男子洒下几粒碎银,饶有兴趣的端详着紫衣人的动作神态。紫衣人略作停顿,走近男子向他致谢,却被一把抓住,力气奇大,掐得她几乎疼到骨头里,她咬紧牙用全身的力量才没让剑落到地上,男子一个翻身被压在身下,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压制得她有些喘不过气。
男子看她安静了,腾出一只手,拂过她为扮男装而高高挽起的头发,揉捏起那条紫色的缎制发带,却又变得十分轻柔,与之前扑倒的蛮力大不相同。喷着酒气的嘴几乎贴到她的耳朵上,他说话吐出的气温温的,痒痒的。
他说:“最会讨巧的果然还是阿妈啊,紫色衣服呢。”
他的手从头滑到肩上
“他的肩结实很多。”
摸到腰上的时候噗嗤的笑了
“哪里会这么软,岂不是成女子去了。”
她听得几乎落泪,眼睛眨巴却吱唔不出声,任由公子的手在肩上和腰间来回徘徊。
掐在左手上的力量变弱了,她微微动了动生疼的左手,转头看向左手的同时耳后一阵湿热让她浑身颤栗,唯一能发出的一个单音节冲破喉咙变得扭曲沙哑和无助却冲不破楼下嬉闹声的包围圈,也丝毫不影响上方人的动作,温热的舌尖从耳垂下曲曲折折的探索着,在脖子上回旋,鼻翼时不时碰到她的下巴,温温的在下巴上一划而过,使她的单音节词变成从紧紧咬在一起的牙缝中急速穿过的气流,胸口的起伏也变得急促起来,却被狠狠压制着,脖子上的湿热逐渐变成啃咬,高高梳起的发髻早就在挣扎中散开,给坚毅的石地板上融入了一股柔气,发丝就像生根的水草挣扎着向珠帘门口的方向扭曲前行,匍匐到一双深紫色包边的靴子旁。

【充满仪式感的碎碎念】

唔……日常尿性看见喜欢的西皮就忍不住脑洞
但是脑洞完后日常忘记
随笔写下来也是堆在角落里变成缓存垃圾(*꒦ິ⌓꒦ີ)
于是决定在不想复习的现在就把之前的脑洞发出来
然后慢慢补起来
应该是会写不超过五章的小短文吧
不过也是看日常进度啦
毕竟我是个日常打脸比翻脸还快的人
最近考试周就是完全不想学习啊喂!
希望大家答应我不要因为我的头像很丑就讨厌我好吗QAQ
刚开始用这个app所以还没从个人审美情趣上掌握它,拜托啦(。’▽’。)♡
祝大家食用愉快啊
继续发展我们虚假的姐妹情义啊:)